1952年間,當我們第一次開始研究使用維生素B3治療精神分裂症時,我與同事們並未料想到自己正走向改革之路;而那時不過是採用了比治癒糙皮病所需劑量大得更多的維生素B3。當時,醫師與替代醫學領域專家(如順勢療法,整脊及自然療法等),是禁止有任何專業交流的;即使共用一間辦公室,都可能導致醫師開業執照被吊銷而頓失生計。因此,我們更藉此特別的研究,收集更多的數據,來證明菸鹼酸與菸鹼醯酸(維生素B3) 對於治療精神分裂症的效益有多強大。當我們著手將研究成果發表於精神科醫學期刊時,才猛然被醫界的粗暴手段打醒。我們的研究成果受到排擠及打壓,而醫界對此研究結論,毫無接受的胸襟與敵意憤怒的態度,使我感到訝然。當時本人身兼精神病學教授及研究主任,卻因為從事這方面的研究,使我處於一個進退兩難的局面。我明白,如果繼續鼓吹大劑量菸鹼酸的功效,自己便會與醫學院與精神病科執業的理念相違背;但是,我決定選擇忠於我的病人。
  漸漸地,一些勇敢的醫師,多數是先前接受過精神分析師培訓的美國籍精神科醫師,開始嘗試我們所發表的療法,我們因此取得一些進展。即使不是首位揭露優質食物重要性的人,我們卻是首開先例,證明就算一般劑量不具療效,但某些「大劑量」維生素是可以治癒疾病的(事實上,證明優質食物重要性的第一個控制實驗,發表在聖經但以理書第一章)。因此,就算各個醫學協會一路上張牙舞爪地猛力攻擊,但外界對這項研究的興趣卻不斷地高漲。
時至今日,細胞分子矯正醫學開始大行其道。「細胞分子矯正」(Ortho-molecular)意味著運用一種對人體而言,屬於天然的治療營養分子(例如維生素或礦物質)進行療癒。已有一股清流,自封建醫療體系轉移出來樹立新典範,他們與那些深受各國政府與眾多醫學協會推崇,堅持只靠一些簡單的飲食規則,來確保民眾身體健康的老派思想劃清界線。每年,有愈來愈多的作者投身細胞分子矯正領域,出版各類相關優良書籍以正視聽,鼓吹將維護健康的權力,移轉到患者自己手中。
  本書《無藥可醫?─營養學權威的真心告白》(Doctor Yourself)就是其中之一。讀者可在本書中,找到各個有關健康狀況的訊息,範圍涵蓋孩童的注意力缺乏症、阿茲海默症、關節炎、婦女的健康議題、酗酒、癌症、糖尿病、疫苗接種的問題…等。正如作者索爾博士於書中表示,所有列出的狀況,皆可透過自然的方式加以治療。而事實上,這才是最好的治療方式。
  現在正是需要有志之士來倡導此事的關鍵時期,因為長久以來,自然療法幾乎完全被世人所忽略。人體,是構造精細的生物體,由無數分子構成,經過數十億年來最嚴峻的生存考驗,不斷發展才有今日樣貌。於人體內放入一個不自然的外來分子(非營養分子),並希望藉著它修補某些身體失調狀況,真是絕頂愚蠢的想法。唯一具有治療效果的分子,是細胞分子矯正療法中所採用的營養分子,那些早已存在,並為人體所熟悉的物質。就我記憶所及,未曾有任何毒性分子(藥物),真正治癒過任何病症,我能想到唯一成功運用於慢性病治療的化合物,是營養素、維生素、礦物質、胺基酸、必需脂肪酸以及荷爾蒙。不過,還是有不肖人士單單為了取得專利保護,便試圖利用成份稍微不同的人工化合物來取代天然荷爾蒙,這樣的結果著實令人痛心。
  透過撰寫此篇序言,我謹向索爾博士,與其他在這個領域耕耘的作家們致意。因為他們推動安全、有效的營養醫學,為邁向健康照護的最終目標而努力,值得我挺身表揚。《無藥可醫》是一本新型態的綜合醫療參考書;索爾博士此書,為崇尚自然的細胞分子矯正醫學領域之已知部份,注入了鞏固的力量。總有一日,世界各地的任一名治療工作者,若在預防與治療疾病上,忽略了營養無可取代的重要性,或未妥善運用營養素(正如本書中所詳述),終將被視為瀆職。我呼籲所有的讀者,推薦《無藥可醫》一書給他們的醫師…有些醫師肯定會不勝感激。